安徽网
新闻中心
安徽网首页 »

春申君与楚考烈王的尔汝之交

○楚仁君

春申君黄歇和楚考烈王熊完,是春秋战国时期两个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,也是一对骇人视听的亘古奇人。一个是高爵显位、权倾朝野的楚国大臣,一个是屈一人下、伸万人上的楚国君主,俩人在波涛汹涌的时代洪流中,身不由己地将个人命运和于家为国纠缠在一起,在漫长的交集、碰撞和共事过程中,君臣之间冲破纲常名教的樊篱,产生并建立起了情同手足、水乳交融的深厚友情。他们既有着廉颇和蔺相如式的刎颈之交,又有着孔融和祢(mí)衡式的忘年之交;既有着角哀和伯桃式的舍命之交,又有着伯牙和子期式的知音之交。俩人交情亲密,不拘礼节形式,更多地显示出令人称道、心生羡慕的尔汝之交。这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里,是难能可贵和异乎寻常的,也是从楚国深宫大院里投射到民间的一束阳光,在带给人们一丝温暖的同时,也带来了挥戈返日的希望。

生死与共的兄弟情

公元前298年,秦国大举出兵攻打楚国,秦昭王命令大将白起同韩国、魏国一起进攻楚国。正准备出发时,恰巧黄歇来到秦国,听到了秦国的这个计划。以辩才出众闻名的黄歇,立刻上书秦昭王说,秦国和楚国是最强大的两个国家,如果秦国攻打楚国,必然导致两败俱伤,很容易让韩、赵、魏、齐等国家坐收渔翁之利。不如让秦国和楚国结盟,然后联合起来对付其它国家。

秦昭王被黄歇成功说服,于是下令阻止白起出征,又派使臣给楚国送去厚礼,与楚国缔结盟约,互为友国。黄歇接受盟约回到楚国后,楚顷襄王为表示诚意,便派遣黄歇和太子熊完作为人质去到秦国。在秦国当人质的10年里,黄歇无微不至地侍奉着太子的饮食起居,俩人的关系超越左徒和东宫的职位界线和支配与从属的主仆鸿沟,相互依赖,相互信任,逐步发展成无话不谈的朋友和志同道合的兄弟。

公元前263年,楚顷襄王身染重病,秦国却不同意太子熊完回到楚国。黄歇知道秦国丞相范睢和熊完关系很好,便请求范睢在秦昭王面前求情,放熊完回国探视父王。而秦昭王害怕熊完一去不返,寻找各种理由扣留不放。此时,黄歇为太子熊完深深担忧,替他谋划说:“秦国之所以扣留太子不放,主要目的是借此索取好处。现在,太子想要使秦国得到好处,是无能为力的,我很是担心。而阳文君的两个儿子在国内,大王如果不幸辞世,太子又身在秦国,阳文君的儿子必定要立为继承人,太子就不能继承皇位了。你不如逃离秦国,跟使臣一起出去;让我留下来,以死来担当责任。”

太子熊完听从了黄歇的安排,换掉衣服,扮成楚国使臣的车夫得以顺利出关。黄歇自己则在住所留守,并以熊完生病为借口谢绝访客。等熊完走远了,估计秦国兵士无法再追上时,黄歇才向秦昭王说出实情。秦昭王听完暴跳如雷,但为时已晚,只得将怒气发泄到黄歇身上,下令让黄歇自尽。丞相范睢顺水推舟劝道:“大王息怒。熊完即位后,必定会重用黄歇,不如让他回去,以表示我们秦国的亲善。”秦昭王听从了范睢的意见,派人将黄歇送回了楚国。黄歇用偷梁换柱的计策,以命相抵送主归,自己也从虎口死里逃生。

辅车相依的君臣义

“相知在急难,独好亦何益。”(李白)这次在秦国的生死经历,让太子熊完进一步看清了黄歇的人格品质,对黄歇更是敬佩有加、情深义重。黄歇和太子熊完回到楚国三个月后,楚顷襄王去世,太子熊完即位,称为楚考烈王。公元前262年,为感谢黄歇的救命之恩,楚考烈王任命黄歇为楚国令尹,封为春申君,赐给淮河以北十二县(今河南信阳至江苏江阴地区)为封地。

春申君黄歇为报答楚考烈王的知遇之恩,尽心竭力辅佐楚王。黄歇除忙于政务外,还组织扩充“练卒”和“练士”,研制打造铜戟、铜剑等兵器,并开始在战斗中使用铁兵器。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记载:“楚之铁剑利”,此时的楚国可谓兵强器利。这时,齐国有孟尝君,赵国有平原君,魏国有信陵君,大家都在竞相礼贤下士,招徕宾客,互相争夺贤士,辅助君王掌握国政。

在黄歇担任楚国臣相的第四年,秦国坑杀了赵国长平驻军四十多万人,次年又派兵包围了赵国都城邯郸,赵国危如累卵。邯郸向楚国告急求援。楚考烈王便派春申君带兵去解邯郸之围。黄歇不负楚王的重托,率领将土勇猛冲杀,打得秦军抱头鼠窜,落荒而逃。公元前256年,即春申君担任楚国宰相的第八前,楚考烈王派遣黄歇带兵向北征伐鲁国,次年黄歇灭掉鲁国。

春申君黄歇利用他的政治智慧以及长期积累的人脉资源,采取联合中原各诸侯国的策略,与秦国周旋,一度重现楚国强盛时期的风采。通过援赵灭鲁,黄歇在诸侯中的威望大增。从“楚益弱”到“楚复强”,用了8年时间,春申君黄歇功不可没。楚考烈王为有黄歇这样的宰相辅国持权而暗自庆幸,黄歇也为有楚考烈王这样君王赏识自己而深感荣幸。渐渐地,俩人成为谁也离不开谁的亲密朋友,共同为楚国的图强霸业,奉献着自己的智慧。

情理兼到的宾主恩

黄歇当初的受封地为寿春(今安徽寿县),其封号春申君与寿春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,也有着特别深刻的含义。“寿”为长远之义,“春”是万象更新的季节,表明楚国的新气象,寿春象征楚王朝永远保持下去。寿春君黄歇受赐的淮北十二县包括寿春在内,寿春成为黄歇的封邑。黄歇受封后,选中依山傍水的寿春城这块风水宝地,开始正式经营西南小城。经过14年的兴建,最终建成占地总面积达26.35平方公里的寿春城,其地绵延曲折三十余里,成为春秋战国后期中国南方的大都市。

寿春城建成时,正是楚国与秦国争霸交战最为激烈的时期。春申君黄歇深谋远虑,为楚国迁都及早做好准备。秦国步步紧逼,形势对楚国十分不利,黄歇遂向楚考烈王提出“迁徙都寿春”之议,立即得到楚王的赞同。据《史记·楚世家》记载:“(考烈王)二十二年(公元前241年),与诸侯共伐秦,不利而去,楚东徙寿春,命曰郢”。《汉书·地理志》九江郡寿春邑下自注云:“楚考烈王自陈(今河南淮阳县)徙此”,后记又说:“后秦又击楚,徙寿春。”

春申君黄歇为楚国迁都提前做了周密的安排。据史料记载,楚都寿春城建有金城、相国城,金城为楚考烈王之城, 相国城(又称西南小城)为春申君黄歇所居。从现代考古发现来看,楚都寿春城不仅规模宏大,而且都有很细致的功能区分,宫殿与国库、匠作等相对集中。如此作派,绝非仓促可成。一方面,寿春经历了淮夷人、蔡国以及春申君黄歇的长期经营,一直是淮南名城。另一方面,楚国人在与强秦对垒之时,已经为迁都做好了准备,依照都城的要求和规模对宫殿建筑区、仓储区、作坊区等提前进行了建造。营建基本就绪,才徙都寿春,改称郢都。一时间,贵族士卿、将佐军吏、工商庶民纷至沓来,使寿春很快成为拥有十万人口的大都市。而国宝重器、金玉珠宝、甲车武器、日用器皿、文赋书简、工匠技艺等楚文化精华也全部集中到了淮南地区。

帮助楚考烈王完成迁都任务后,春申君黄歇深明大义,从楚国的江山社稷着想,请求楚王改封于吴,开发江东,楚王答应了他。公元前248年,已经六十多岁的春申君黄歇献出楚王赐与的淮北地十二县,来到江东,在原吴都(今江苏苏州)城址修建城址,作为自己的都邑。同时,为发展农业,使江东城邑免受水患,他带领民众兴修水利,主持疏浚东江、娄江、吴淞江“三江”,其中以开浚黄歇浦(黄浦江)最为著名,春申君成为上海有史以来记载的第一个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名人。公元前238年,楚考烈王去世,春申君黄歇闻讯后悲痛欲绝,立刻乘坐马车,日夜兼程赶往都城寿春奔丧。不想,在寿春城棘门内被奸党李园的伏兵所杀,追随楚王而去。

似乎是上苍的有意安排,让春申君黄歇和楚考烈王走到一起,从此相随一生,直至终老。维系他们之间关系的纽带,除了为楚国江山社稷所拥有的共同的雄心壮志外,还有情投意合、惺惺相惜的情感成份。春申君黄歇比楚考烈王年长24岁,可以说俩人是莫逆之交。楚考烈王在位25年,加上在秦国当人质的10年,春申君黄歇和楚考烈王相处和共事三十五年。在此期间,春申君黄歇和楚考烈王同患难,共欢乐,为了楚国的家国民生呕心沥血,殚精竭虑,有过艰辛,也有过喜悦,君臣之间和谐如师长,融洽如兄弟。正如《史记》中所说:“一死一生,乃知交情。一贫一富,乃知交态。一贵一贱,交情乃见。”世界之大,能相逢的人不多;人海茫茫,能相知的心很少。是缘份,牵引了春申君黄歇与楚考烈王两个人;是懂得,眷恋了春申君黄歇与楚考烈王两颗心。俩人相遇是命中注定的因缘;两颗心相惜是坦诚相见的真挚。春申君黄歇与楚考烈王的尔汝之交,演绎了一段千古佳话。

参考文献:

1、司马迁,《史记》,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,2017年11月第1版。

2、《楚文化研究论文集》,黄山书社,2003年6月第1版。

3、时洪平编著,《寿县历史名人》,安徽美术出版社,2012年12月第1版。

4、姚尚书,《淮南历史漫步之楚国迁都寿春》。

【作者简介】楚仁君,安徽省寿县人,中国楹联学会会员,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,安徽省摄影家协会会员,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。作品散见于《小说选刊》《微型小说选刊》《安徽文学》《新安晚报》等省内外报刊,发表文学作品及历史文化研究学术论文200多万字,出版散文随笔作品集《古城时光》、历史文化专著《典藏寿春·寿县成语500条》。现供职于寿县文化和旅游局。

返回顶部